海马宫茶

海马宫茶

我与海马宫茶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1 09:52    关注度:

  本版列表旧事

  我与海马宫茶

  省第一期培训班在威宁举行

  德沟路氏“亦辋川庄”(上)

  百场演艺工程走进纳雍

  开展摩崖庇护勾当

  制造“一村一品” 绽放“非遗”魅力

  2018年04月25日

  我与海马宫茶

  我喜好品茗,绿茶尤喜。

  清明前后,都要到遍地去,寻这一年需要的茶,10来公斤,逐个贴上标签,标明产地和价位,接下来几天,焚香净手洗茶具,细斟慢品,这一个过程,就有些像典礼了。它能让心慢慢静下来,只要心静,才能品出茶的味道。品茶,不克不及急躁的。把本人变成一块静静的物质,慢慢融入这静静的大千世界中,茶的神韵才会慢慢升腾,你才会品尝出这小小的叶芽儿里,吸进几多春风玉露、云彩霞光,仿佛这一杯袅袅蒸腾的茶汤,有百鸟模糊的清唱、百花淡淡的芬芳。让你不得不服气,这大天然的奇异造化,心中生出一份庄重。

  水是茶之母。许次纾《茶疏》里说:“精茗蕴香,借水而发,无水不成与论茶也。”要喝好茶,就须得有好水。山泉为上,江河次之,井水为下。用自来水沏茶,是傻瓜行为。水井跟着小桥流水人家这种古韵的消逝而消逝,江河都被污染,当然也不克不及沏茶。山泉,倒还有,最好的山泉,莫过于油沙地的林中之泉,单是泉水,就甜美可口,泡出的茶味,就可想而知。

  沏茶也很有讲究水温,绿茶七十五度最佳。过之则为老汤,老汤泡出的绿茶,是没有那一份清香神韵的。最隐讳的是,把一壶水频频加温,如许的水,已煮“死”,死水沏茶,了无味道。

  我是一个喜好品茗的人。爱物成癖,便谓之痴。我还没有成痴,但对好茶也会极力追随。因之,让我和海马宫茶结了善缘。

  那是去拜访一个伴侣,在他的办公室里,给我泡了一杯茶。待茶泡好,端在手里一看,便有点儿惊讶。品茗,一般都是一看二闻三品尝的步调。看汤色,看叶形,汤色以清透莹绿,或略带珀黄者为好,叶形以独芽、肥厚、完整者为佳;闻香要凝思静气,由远而近,闻不外三次,跨越三次,凝思就散了,香味也就乱;闻香,能够根基断定品相条理,再慢慢细品茶味,不外是验证闻香的判断罢了。伴侣泡的,不是上好之茶,我也不消一看二闻三品尝,只是习惯性端茶一看,清透中有竹珀之色,便觉惊讶,一品之下,清香满口,回味悠长,隐约中透着一股劲味儿,我见叶形是一芽一叶中杂有少量一芽两叶,晓得这是产地近于海拔两千米摆布、时间不跨越雨后半个月的翠片。扣问之下,才晓得是海马宫的茶。

  海马宫在风雅老鹰岩下,海拔一千六米摆布,群山共护,绿雾氤氲,日照时间和雾罩时间都比力长,一般都是迟早白雾茫茫,半夜却又日出云开。海马宫隔毕节不外二十来公里,现属于金海湖新区。《大定府志》载:“茶叶之佳以海马宫为最,果瓦次之,初泡时其味尚涩,迨泡经两三次其味转香,故远近争购啧啧不置。”海马宫的茶树并不是太多,成片的不上百亩,土质却长短常地好,黄中带红,我们称之为“马血泥”,很是适合茶叶的发展。

  在网上搜刮到:相传,清朝乾隆年间,其时贵州大定府有位姓简珍贵朝的人,在山东省文登县任知县,对茶叶颇感乐趣,当他回籍丁忧时,带茶籽回大定(即今风雅县)海马宫假寓种植,加工成茶,饮之香气浓重,味道醇厚甜美,汤色似竹绿,定名“竹叶青”。送大定府鉴尝,深得官府好评,后一一上送,直至朝廷,遂为贡品。

  我并不信这个“相传”,山东本身就不产什么好的绿茶,而贵州的绿茶,也并不是海马宫独有,单是毕节就有很多古茶树,分歧茶质,分歧口胃,尚称可口。别的,其时交通前提简陋,从山东到贵州,行程累月,不成能带太多的茶种,略带些许,是不成能达到制茶目标的。况全国美物,为添加其不凡和奥秘,往往城市有些传说。至于海马宫的茶,我却是感觉山水灵秀,造物天然,有此好茶,并不足奇。我不想为这海马宫茶的来历去追溯,去做什么考据,却是从此喜好上海马宫的茶。

  海马宫的茶天然、真醇、古朴、浓重,余香满口,回味悠劲。和龙井茶色泽翠绿、香气浓重、甘醇爽口、形如雀舌,即“色绿、香郁、味甘、形美”四绝的特点比拟,更多了一份古朴天然,龙井茶令人称道,除了不错的茶质,更多的,是千百年来文人骚客们的诗词歌赋的积淀。当然,海马宫也不像君山银针的纤秀精巧,武夷山大红袍的奇怪金贵,六安瓜片的巧制巧形,它是奇特的,更带有“自我认识”的个性明显的茶。我不想假设那些品茶大师或者文人骚客们,在汗青的结点和海马宫茶巧遇,会演化出几多极具闪光点的出色片段,催生出几多闲情逸趣的篇章。虽然没有这些假设,但海马宫茶,仍然闪烁在大天然的一隅,期待着有缘分的人去发觉、去品尝、去铭刻,去与他结一段善缘。

  我和海马宫茶结下的这一段善缘,我想在冥冥之中,自有定命,大概是前缘,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,一个小小的因,结了当代的果。或者是阳光明丽,或者是细雨如愁,开车去海马宫,一路上都是无限春景,山茶花必定是开了的,或白或红,零零散星,漫衍在模模糊糊的绿丛里。还有杏花,最是风趣,火红中带有一点儿枯槁,仿佛一个柔弱的佳丽,恹恹地令人生疼。雪白的梨花和樱花最是不愿掉队的,像是赌了谁的气,大团大团的,明亮粉玉,挂满枝头,阳光下就曾经美得令人心碎,细雨中如佳丽含泪就更惹人遐思……如许的节令里不说看花了,就是看绿叶,也足以让人沉醉,细丝细片的嫩绿芽从枝头冒出来,就让人们身体里龟缩了一冬的生命力,像戈壁里的清泉咕咕的直冒出来,使人隐约有一种感动……

  悠安闲闲,到了海马宫,茶农的院里,都是一片平和温暖,和他们聊聊家长里短,聊聊年岁入成,无不充满着糊口气味。品上一杯清茶,顿觉清香满口,神爽气清,身子里的杂质和思惟里的淤积,了然一空,舒畅非常。就如许的年复一年,一年一度,我和海马宫茶的这个约会,总在春风雨露中,山花烂漫时。使人想到,老天赐赉的这一份奇缘,是何等的宝贵和浪漫。

  海马宫的翠片是最奇特的,其他处所的翠片,会有一部门不断悬浮在开水的概况,直到第二开第三开,也没有完全沉到杯底,海马宫的翠片纷歧样,只需一倒入开水,就大部门沉到杯底,少部门悬浮杯子的中部,一芽一芽,竖立着,煞是都雅。有时是独自一人品茶,细斟慢酌,浅尝深品,典雅的书房里,茶韵缭绕,若是一边品茶一边读读经,或者是看看宋词,个中乐趣呀,真不成与外人道也。有时是密友三五,一边慢慢品茶,一边闲闲淡淡聊天。或家国大事,或鸡毛蒜皮,古今中外,没有主题,没无方向,没有主次,想到哪里就聊到哪里,不忌高深的阳春白雪,也不忌低俗的下里巴人,这何尝不是一种时髦的清谈呢?

  说到品茶,天然地想到了喝酒,这似乎是对立的两种形态。喝酒宜闹宜荤,须得人多,把酒言欢,豁拳行令,氛围自是洋洋欢娱。且喝酒须有配菜,酒三巡,菜五味,交杯把盏,联欢议事,此间内容丰硕水深意外。品茶宜静宜雅,焚香净手,独坐幽斋,细斟慢品,尽人世之雅事,得六合之大乐。也可二三朋侣,相伴乐奏,赏茶品琴,得琴雅茶香之趣。亦可略备茶点茶果,慢语清谈,认识与认识在渗入,思惟与思惟在裂变,三人有师,一夕语,十年书,良友益友,补短思齐,座间也茶鲜果香,这也是罕见的嘉会。所以以酒入题材的画作少,诗作多。以吃茶品茗为题材的画作多,诗作少。

  可惜这逝去的汗青,隔我们仍是太远,让我无利巴海马宫茶和这些情怀高卓的诗人们相逢成文化的绝唱,这是诗人们的可惜?仍是海马宫茶的可惜?

  往者不谏,来者可追。我推崇海马宫茶,不是为海马宫茶告白,我只是一个装不下事的人,本人的喜乐,总喜好与伴侣们分享,似乎不把海马宫这一种精彩的茶公之于众,就是藏私,就会感觉对不起伴侣。把海马宫茶抛出来,大概能让哪一位文魁诗圣醍醐灌顶,“倒倾鲛室泻琼瑰”,为今天为汗青,添加一些不朽篇章。

  第01版:一版要闻

  第02版:要闻

  第03版:毕节扫描

  第04版:文化

  第05版:经济周刊

  第06版:大农视野·告白

  第07版:分析·告白

  第08版:旅游·市场

  我与海马宫茶

  省第一期培训班在威宁举行

  德沟路氏“亦辋川庄”(上)

  百场演艺工程走进纳雍

  开展摩崖庇护勾当

  制造“一村一品” 绽放“非遗”魅力

  我与海马宫茶

  2018-04-25

  2018年04月25日 礼拜三

http://nikoletsos.com/hmgc/213/
上一篇:海马宫茶一芽—叶 下一篇:海马宫茶功效

报名参赛